www.www47863.com

我们采访了三名港警他们说:不后悔从警除暴安良是职责!

时间:2019-09-04 16:21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20岁的阿豪,一年前从警校毕业,穿上制服,成为军装警员,驻守香港西九龙警区。 成为一名警察是他中学时期就定下的目标。梦想成真的喜悦,却在这个夏天被冲淡。 阿豪在社交网站上发表了一条支持警方的评论,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稀松平常的举动却给阿豪带来了无...

  20岁的阿豪,一年前从警校毕业,穿上制服,成为军装警员,驻守香港西九龙警区。

  成为一名警察是他中学时期就定下的目标。梦想成真的喜悦,却在这个夏天被冲淡。

  阿豪在社交网站上发表了一条支持警方的评论,没有想到这个看似稀松平常的举动却给阿豪带来了无尽的麻烦,他因此被 “人肉搜索”,所有的信息都在网络上被公开。从未处理过前线暴力示威的他,却被卷入了这场风暴的中心。

  半个月内,阿豪的手机接到了超过3900个骚扰电话。数千条侮辱短信汹涌而至,辱骂他及整个警队。由于家庭住址及家人的信息都被起底,更有别有用心之人以阿豪的名义登记私人贷款。

  “能拿到这些信息的,相信肯定是认识我的人,甚至可能就是身边的同学或朋友。”阿豪告诉记者。他回答起问题来话不多,也没有皱眉或叹息,像是谈论别人的事情。

  在被问到家人是否会担心时,他的语速稍微加快。“每天我出门上班,我妈妈就变得很紧张。她总是提醒我要注意安全,远离危险。”

  据香港警方统计,自6月香港爆发大规模起,至少1600名警察及其家属的个人信息在网络上被曝光。警方亦收到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转介的608宗“起底”案件,其中涉及警务人员的个案超过七成。

  机动部队警员阿杰比阿豪大三岁,当差已经四年。这个闷热的夏天留给他的回忆多数与暴力有关。

  阿杰迄今一共参加过三次大规模的清场行动。最近一次是7月底在葵涌一带。当晚,包括阿杰在内的一行10名警员被派去营救一名被示威者围堵的市民。

  阿杰和同事们面对着大约40个极端示威者。他们不断用鸡蛋、垃圾、铁棍以及腐蚀性液体攻击警员。

  在推撞中,阿杰以及他的上级与其余八名队员走散了。示威者迅速包围阿杰和他的上级。透过护目镜,阿杰发现他的上级已经被推倒在地,拳打脚踢中,暴徒们企图抢上级的头盔及配枪。在挥舞警棍将示威者驱散时,阿杰也被示威者打伤。

  一位认识了6、7年的朋友,因为与阿杰的立场不同,不尊重警察这份职业,甚至在共同的聊天群组不停地辱骂他和香港警察。尽管阿杰作出解释及劝说,还是受到了多番责骂。

  同样的语言暴力还来自亲戚。“你认为是跟你比较亲的人,但这个时候却选择疏远你。知道你受伤了也不会过问一句。”

  一位高级警司告诉记者,大多数警员自六月后平均每月都要额外工作至少100小时。“我们是人,但是我们要长时间地连续工作12个小时,24个小时,甚至是30个小时。”

  这名即将迎来生日的高级警司告诉记者,已经有超过20天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,就连母亲给他的生日红包也需要儿子代领。

  超长的工作时间,却没有换来应有的肯定。大量报道指责警方使用过度武力对待“手无寸铁”的示威者。

  这位警司恳请媒体记者们能向公众展示更加全面、平衡、公允的报道。“若示威者不使用激进手法暴力冲击警方,警方绝对不会使用武力。”

  记者问这些警员,在被攻击、被质疑、被侮辱的时候,可曾有一瞬间想要放弃做警察,他们给出了这样的答案。阿豪说,一名警察从不会逃避困难,不然如何保护香港市民呢?阿杰说,他很相信自己在坚持做的是正确的事情,若有人参与了暴力示威,他和同事无论如何都会去管,这是作为警察的一条底线。另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员说,即使辛苦又不被理解,迄今为止也从没想过放弃这份他热爱的职业。

  警员们拥有不同的年龄,驻守在不同的片区,在自己的岗位上度过了长短不同的时光,但他们都很坚定地说着同一句话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